您現在的位置:海峽網>專題地圖>專題要聞
分享

采訪組:在您與習近平同志共事期間,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嗎?

湯金華:1989年春夏之交,寧德縣和福安縣交界地村民發生了激烈沖突,習書記臨時決定讓我去處置事件,這次經歷也讓我感受到他的做事方法和智慧。

寧德地區有一條河叫做霍童溪。這條河流到東海去,入海口有一個島,叫云淡島。島上有個云淡村,屬于寧德市蕉城區,有3000多人。自古以來,這個島處在江海交界的地方,村民靠水吃水,民風比較彪悍。島對面有一個村,屬于福安縣的下白石鎮,叫南浦村。這個村人不多,只有500多人。兩個村正好都處在海水和淡水交界的地方,每年到了固定的季節,灘涂上自然生長出很多蟶苗,遍地都是,兩個村子的人都爭著去撿,撿著撿著就搶了起來,最后甚至動起手來。這邊說是我的,那邊說是他的。這種爭斗從歷史上就不乏先例,從明朝打到清朝,從清朝一直打到1989年。只不過這次矛盾糾紛鬧大了,演變成械斗,傷了很多人。500人肯定打不過3000人,所以斗得最兇的時候,南浦村的500多人都被打到山里面躲起來了。這邊云淡村的人就沖到南浦村民家里面,一通打砸,把人家屋里的生活用品都毀了。

我當時到現場看完,就回來向他匯報,說這事牽扯到兩個縣,只能由地區來協調處理。習書記聽了,就決定叫相關部門來開會。當時地區管農村的領導是福安人,管政法的領導是寧德人,誰出來說話對方都不服氣。結果,習書記突然點了我的名,讓我來想辦法處理。他說:“拋開歷史上的爭斗不管,我們是共產黨領導,有黨的各級組織,要有起碼的覺悟,決不能給這種爭斗私利的事情再留空間。”

習書記的話給了我很大啟發,讓我聯想到寧德歷史上一個處理土地糾紛的案例。清朝的時候,古田縣屬于福州府管,寧德縣歸福寧府管,兩個縣相鄰,曾為一塊山林打過官司,也是一邊說是我的,另一邊說是他的。爭執不下,就跑到省里面找巡撫。可鬧來鬧去,誰都拿不出證據。沒想到巡撫開口說道:“寧(‘寧’的繁體字)一心,德一心,心心偏向;古十口,田十口,口口無憑。”既然都沒有證據,就把此地收歸省管,到此為止。由于行政區域變動,這段山林今天在屏南縣黛溪鎮與蕉城區的分界處。

隨后我就去約見了兩縣領導尤其是兩個村的黨支部書記進行協商,給他們做思想工作,講明在共產黨領導下,不允許出現這種違法亂紀的事情。為避免今后再出現類似事情,就把有爭議的那塊灘涂上交歸地區,由地區水產局來管這塊地。兩個村誰都不能再私自去捕撈養殖等,更不允許打架。事情很快平息了,我給習書記匯報處理意見,他表示支持和贊同。2010年,習近平同志來福建,還關心這件事,知道雙方沒有再沖突過,感到很欣慰。這件歷史遺留的問題,他考慮比較周到,對于應該怎么處理,也給我有一個交底,如果把精力集中在分割利益上,缺乏互尊互敬的態度,事件就可能留下隱患,甚至擴大升級。

采訪組:習近平同志離開寧德以后,根據您的了解,他還對寧德有過哪些支持和幫助嗎?

湯金華:習書記很重情義,離開寧德后,仍然十分牽掛寧德的發展。他到福州任市委書記的時候,曾經幫助寧德解決很多發展問題。當時福州的第一化工廠是個效益很好的知名企業,要搬遷,搬去哪里,大家爭得很厲害。最后習書記在充分發揚民主、綜合考慮后,拍板說:應當遷到寧德屏南。這個企業就是現在的榕屏化工廠。

寧德市區現在規劃建設得頗有些規模,與他當初鼎力支持是分不開的。當時習書記已經到省里工作,省僑辦手里有一筆重要的土地資源,就是寧德人民圍海造地的東湖塘華僑農場。上世紀60年代,越南和印尼排華,為了安排兩國的華僑歸民,省里辦了這個農場。到了90年代,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,這批華僑大部分去了香港,農場就成了有待開發的寶地。得知這個事情,我們就跑到省僑辦想要這個農場,可省僑辦也沒有決定權。我們就找到習書記,請他代表省里向國家僑辦申請,最后就把這萬余畝土地批給了寧德。寧德市區后期的發展,基本上就是在這片農場土地上鋪開的。

最近還有一件事情。1952年,國家政務院專門下發文件,指示解決畬族兒童上學問題,辦了一批小學,專門招收畬族的孩子。到了1958年,這批孩子小學畢業了,考慮到畬族的文化總體比較落后,國務院非常重視,就決定成立一所中學,這就是寧德民族中學。這所民族中學,無論是國務院還是省里,都十分關注。習書記在寧德期間也多次關心,說:“教育方面我們寧德相對比較落后,但是民族中學的牌子是很響的,因為人無我有,這是閩東的特點和優勢。”這所學校建校50周年的時候,習書記已經調走了,但他還專門給這個學校題了詞。

采訪組:在您個人與習近平同志的交往中還有哪些記憶猶新的故事嗎?

湯金華:從我個人感受來講,可以用4個詞形容習書記:隨和、謙遜、善良、剛正。他為人很平和,不造作,也沒有架子。我們經常飯后一起散步,無話不說。由于我年長一點,在福建工作經歷較久,有些風土人情,他很喜歡向我咨詢了解。他待人很友善,但也很剛正,小處不滲漏,原則問題不能破。許多平時非常好的朋友,帶名貴禮品來看望他,或者是節日生日,想表示個“意思”,他都不接受。他總說:“我不需要這些,正常的往來最好。”

2012年,他來福州調研,還把我們這些在寧德共事過的老同志們叫到一起,開了個座談會。大家暢所欲言,無話不談,最初安排40分鐘,實際聊了快兩個小時。他跟我開玩笑說:“我要批評老湯啊。”我一愣,心想習書記以前都沒有批評過我,現在怎么會批評我?他接著說:“當年你們家愛人做的興化粉真好吃啊!可就是你們那里的風俗習慣太糟糕,客人來了,女同志不能上桌。”的確,在寧德的時候,他經常到我們家里吃飯,我老婆每次都炒興化粉(莆田特產)給他吃。20多年過去了,他卻沒有忘記這些小事,讓我非常感動。

總的來說,在與習書記短暫的共事經歷中,我有三點突出的感受。一是親和力,他待我們好像兄弟一般。二是信任感,我們對他可以無話不說,他決定的事情,都是對的。三是欽佩感,對他的學識、才能和作風都由衷的敬重,歷久彌堅。

責任編輯:黃仙妹

最新專題要聞 頻道推薦
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怒海潛沙海底墓是誰的墓真相揭秘?海底
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一周熱點新聞
下載海湃客戶端
關注海峽網微信
?
3分pk10技巧计划 衡南县| 商丘市| 道真| 鸡泽县| 青铜峡市| 文登市| 怀仁县| 延寿县| 扶风县| 海阳市| 阜南县| 湖北省| 青冈县| 郸城县| 汝南县| 常熟市| 安陆市| 淳安县| 塔城市| 贺州市| 蒲城县| 承德县| 鱼台县| 棋牌| 黎川县| 沙河市| 德保县| 清河县| 塔城市| 罗源县| 横峰县| 屏东县| 沈阳市| 邵东县| 防城港市| 诸城市| 洛南县| 青州市|